•  
    搜索關鍵字: 分藥機、智能藥盒、無人藥房、影像辨識技術

    新聞動態

    news information

    關于粵港澳大灣區創科發展規劃建議
    來源: | 作者:馮 威 棠 | 發布時間: 2020-10-08 | 164 次瀏覽 | 分享到:
    分析: 一個成功的科技企業,其發展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Ideation 創意期: 主要產生于大學氛圍,起始投資金額不高,但需要有科研氣氛及專利成份,打造創意;

    Incubation 孵化期: 可以發生于科技園/數碼港等有特別政策的地方,將創意產品衍變成可投入市場的科創產品,需要投入一定資金,通常天使基金和政府項目資助,以及比較早期的風險資本;

    Budding 茁壯期: 科創產品開始進入市場,這個階段通常困難重重,即便很成功的企業在這一階段也會遇到較大的資金缺口和市場風險,多數生產會選擇接近市場的地區和綜合成本更低的地區,如大疆選擇在深圳,以及很多成長期的科技企業也會在大灣區不同地區辦分支機構;

    Growth Stage成熟期: 總部基本固定位置,業務發展到內地其他地區或世界各地。



    初創企業實現規模生產或市場占有率,擴大成為領先的國際科技企業,主要在于第三和第四階段。



    就香港而言,由于有科研水平領先的大學,有豐富的創業資金來源,有清晰的營商環境,和運行良好的孵化地點,因此科技初創企業在前兩個階段是比較成功的。而在后兩個關鍵階段卻力有不逮。據投資推廣署和政府統計處最新發表的《二0一八年初創企業統計調查》指出,香港初創企業的數目比2017年增加了18%,達到了2,625,其中金融科技公司的數目就達到了550以上。這些初創企業的雇員人數達到了9,548,與2017年的6,320相比增加了51%。



    香港初創企業的成功通常表現在于出售給技術需求方,而不會落力擴大規模,發展市埸,甚至成為業界翹楚。因此如果香港重視后兩個階段的科技企業發展,并從多方面為企業提供良好機遇,香港完全有可能發展出自己的龍頭科技企業。

    現況香港創科問題之一:香港為什么沒有本地的科技企業翹楚

    雖然香港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是直觀而言,香港與一河之隔的深圳相比,在科技產業領域的差距極大。近年來,一大批頂尖的高新技術企業,在深圳崛起。像華為、騰訊、比亞迪、大疆等高科技企業,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引領了深圳的創新風潮。而香港,卻似乎連一個知名的高科技企業都沒有。

    打造全球科技創新高地和新興產業重要策源地是大灣區規劃的重要內容?!兑巹澗V要》提出,要推進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探索有利于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大數據中心和國際化創新平臺,香港應該好好利用這些機遇。

     

    無論從研發能力(大學)、資金、人才,還是市場(深圳靠近內地市場,香港也并不被排除在外,而且有更好的條件接觸國際市場),香港并不比深圳弱,似乎唯一可以歸咎的就是香港的租金成本過高。但是實際情況是,香港有各種政策可以降低初創企業的租金成本,比如香港的科技園和數碼港,香港的技術人員人工成本現在并不比深圳高很多。那么,在總成本可控的狀態下,香港為什么沒有本地的科技企業翹楚?除了科研人員的創業意愿與商業能力,社會組織和政府部門可以做些什么,使香港更適合科技企業的進一步發展?

     

    深入思考,問題又可以延展為,“香港是否需要大型科技企業?”“香港成功的初創科技企業為什么在本港難以擴大?”以及“香港是否適合成為領先科技企業的區域總部?”

     

    分析: 一個成功的科技企業,其發展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Ideation 創意期: 主要產生于大學氛圍,起始投資金額不高,但需要有科研氣氛及專利成份,打造創意;

    Incubation 孵化期: 可以發生于科技園/數碼港等有特別政策的地方,將創意產品衍變成可投入市場的科創產品,需要投入一定資金,通常天使基金和政府項目資助,以及比較早期的風險資本;

    Budding 茁壯期: 科創產品開始進入市場,這個階段通常困難重重,即便很成功的企業在這一階段也會遇到較大的資金缺口和市場風險,多數生產會選擇接近市場的地區和綜合成本更低的地區,如大疆選擇在深圳,以及很多成長期的科技企業也會在大灣區不同地區辦分支機構;

    Growth Stage成熟期: 總部基本固定位置,業務發展到內地其他地區或世界各地。

     

    初創企業實現規模生產或市場占有率,擴大成為領先的國際科技企業,主要在于第三和第四階段。

     

    就香港而言,由于有科研水平領先的大學,有豐富的創業資金來源,有清晰的營商環境,和運行良好的孵化地點,因此科技初創企業在前兩個階段是比較成功的。而在后兩個關鍵階段卻力有不逮。據投資推廣署和政府統計處最新發表的《二0一八年初創企業統計調查》指出,香港初創企業的數目比2017年增加了18%,達到了2,625,其中金融科技公司的數目就達到了550以上。這些初創企業的雇員人數達到了9,548,2017年的6,320相比增加了51%。

     

    香港初創企業的成功通常表現在于出售給技術需求方,而不會落力擴大規模,發展市埸,甚至成為業界翹楚。因此如果香港重視后兩個階段的科技企業發展,并從多方面為企業提供良好機遇,香港完全有可能發展出自己的龍頭科技企業。

     

    政策方向建議

    (1) 與大灣區各地政府達成共識,建立聯合初創園,協助初創企業與大灣區上下游企業共同發展:

    如果政府可以與大灣區各地政府達成共識,針對不同科技領域(如深圳人工智能/芯片產業,中山大健康產業,佛山智能制造,江門新材料等....),建立或定義聯合初創園,鼓勵香港的初創企業進入大灣區落戶另占市場,通過兩地扶持政策引導,協助這些成功的初創企業與大灣區內上下游企業共同發展,切實把科研和創意優勢轉變為實實在在的技術優勢及產業優勢,讓科研人員進一步跟蹤技術提升和應用開發,把原企業的技術進一步升級和完善,保持科技領先優勢,如此將極大促進香港的科技產業。幫助成功的初創科技企業,在茁壯期進入大灣區擴大規模,尋找上下游產業合作伙伴,吸引更多投資基金,充分利用大灣區內部的各種優惠政策,發展成為大灣區的科技企業翹楚,這些都是香港各界可以努力的方向。

     

    過往成功例子:

    經過香港科協以有限的資源,曾于20189月舉辦了第一次試點活動,組織了50多家香港科技企業在江門進行創科對接(business matching),最后60%的香港科技企業對接成功。再帶領這些企業到江門路演,與當地對口單位針對性地探討合作。兩年下來,已經有45間香港的科技企業利用江門的政策資助落戶江門,當中更有最少2間公司業務發展漸趨成熟,今年已進入A輪融資階段。后續因已獲香港特區政府3百萬資助,未來3年將籌劃到9+1城市進行專業創科配對。

     

    大灣區各市支持創科政策建議(首選是人才-外來與當地):

    現在申請當地政府扶持資金作起動創科,申請條件不算有太大限制。但在學歷中要申請高層次人才門坎高,才可申報其他補貼才有效。在院士/博士人才增多粥少,應放寬到碩士學歷。招聘當地人才方面,建議政策上可以資助當地畢業生留在當地工作,政府可給予補貼企業,留住另培肓當地人才?;蛘哒峁┱邔數厝嗽谄渌∈泄ぷ髡屑{回到家鄉工作,與家人和諧更近。

     

     

     

     

    (2) 主動邀請成熟的創科企業回歸香港上市或設立總部:

    在這些創科企業成熟期,香港相關機構可以主動邀請企業回歸香港上市或設立總部,并通過香港的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擴展國際市場的需求和進一步發展。由于成功初創企業的投資方,有可能來自世界各地,政府的支持也會為香港的科技企業拓展國際市場,更有機會提升香港企業總部的地位。據《二0一八年有香港境外母公司的駐港公司按年統計調查》結果顯示,在港的境外公司達到了8,754,比上年增長了6.4%。其中有1,530個公司選擇在這里設立地區總部,數量按年增長了8.3%。由此可見,香港有其獨特的地位及環境,吸引成功的企業設立總部。

     

    吸引原生于香港,茁壯于大灣區的成功科創企業回歸香港設立總部,并通過香港進一步發展國際市場,也是香港「再工業化」的一個步伐。當前,大灣區規劃為香港帶來更多機遇,香港應該加大政策支持,以金融中心的固有地位,把香港升級成為一個全球科創中心,鞏固亞洲領先城市的地位。

     

    建議香港人才發展創科選點:

    香港科學園/數碼港有完善的專業創科培育計劃,建議創科起步在香港。一至二年后再將公司分移到大灣區,落戶大灣區二三線城市成本不算高,人才也有,政府支持創業政策(種子資金)比較多,投資和產業鏈比較完善。大灣區可占據7千萬人口市場,早期集資(如天使輪,A/B/C..)比較容易。而在香港國際創科中心上市集資比較規范,可進軍國際市場。青年人畢業后多到大灣區工作,創科要有工業支持,容易打好基礎。學會在質量、生產、認證等各方面有經驗后,對研發一個好產品有絕大的跟據。

     

    (3) 產業領域

    在產業領域的選擇方面,我們建議在香港政府確定的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智能城市及金融科技這些具有優勢的四大發展范疇中,優先選擇通信產業的5G技術和智慧城市建設技術。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早前公布的「2019 IMD全球智慧城市指數」,新加坡冠絕全球,在102個城市中位列榜首,香港則排第37名。智慧城市的建設,不僅包括技術方面的硬設備和軟件支撐,也有社會科學、標準化研究等方面的內容,可發展的空間很大,在香港這樣的一個已發展城市,無疑是一個乘數效應最高的產業方向。

     

    另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要完成再工業化的目標,必須有政策協助企業智慧化,全面掌握智慧化生產技術。然后,從中挑選一些高增值的領域,作重點的支持。

    日本熟老少妇xxxxx